晏尹

懶人一枚/萬年緩更王/
本命:露璐、Widowmaker
CP:英法(猎寡)、雙飛、汎索(薇恩索拉卡)、奪慈(寡天使)

隨筆短文、燼 Jhin

「One。」子彈應聲而出,貫穿眼前人的頭顱,並開出一朵漂亮的血花。

面具下那墨中帶金的眸子染上一抹鮮紅的殺意,燼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,鮮血使他熱血沸騰,刺鼻的血腥激發他本能的殺戮。

「Two。」又是一槍爆頭,充滿恐懼的尖叫讓燼興奮不已。

「Three。」冰冷的槍口對準一名婦人的眉心,那婦人一聲饒字的話音未落,血色的玫瑰盛開在她的眉間。

「Four!」高亢的語氣顯示著表演者的愉悅,握著奶白色槍柄的手因興奮而顫抖著,手中那把為他量身訂做而成的低語,墨綠色的槍身微閃著淡淡熒光,像是響應主人那股激昂的情緒。

一場殺戮盛宴就在這個金碧輝煌的音樂廳展開,也正好配著魁駄·燼「金色惡魔」的稱呼。眾人淒厲的哀嚎搭上震耳欲聾的爆炸聲,作為這場宴會的安魂曲是再好不過。

支離破碎的殘體遍佈場內各處,有些屍體雖然完整,卻是受到強大的外力力扭曲,四肢全然變形,一個青年踩中大理石地板上接連綻放的金色玫瑰,瞬間炸的粉身碎骨。

燼站在二樓的瞭望台,俯視著下方宛若人間煉獄的一樓普通席,他張狂且放肆的大笑。沉浸於殺戮的快感中,看著飛濺的血液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,享受著自己的藝術傑作。

他口中不斷數著一二三四,燼對於四這數字情有獨鍾,將四再加上殺戮,便造就了燼這個人的藝術。

舉凡每件事皆要滿足四這個數字,才是完美,而身為完美主義者的燼,不容許一切有所差錯。然而陶醉中的燼卻忽然停頓,皺起眉頭。

銳利的視線轉向場內唯一站著的女人,那個破壞這個規律的女人。燼跨上欄杆,縱身躍下,佝僂的身影踏著輕快的步伐來到女人面前,燼惱怒的伸手掐住女人的下顎,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帶著一絲嫌惡,他質問:「親愛的,為什麼剩你一個呢?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女人嚇得腿軟,在她想要逃跑時,剛好被燼給盯上,那道憤怒銳利的目光使她動彈不得,彷彿腳被釘在地板上,只能看著那個殺人惡魔逐漸靠近自己。

「罷了,就拿妳作為另一件作品吧。」剛才的怒火化作一聲輕笑,「不用擔心,我會讓妳變美麗。」

當警察破門而入時,燼早已失去蹤影,而在周圍佈滿屍塊,詭異騰出的空地,留了一朵鮮嫩欲滴的玫瑰。

「藝術,即為殺戮。」

 ——魁駄·燼

评论(2)

热度(4)